跑腿大咖闪送即将上市!靠这几招草根选手也能对抗“富二代”

0 Comments

蜂鸟即配、达达、美团众包的背后,有阿里、京东和美团这些巨头的身影。在这个即时配送的战场,一位草根选手却用一套独特的打法抢占了市场,它就是闪送。

闪送员上热搜的前一天发生了什么

而“中考体育分值提升”的消息近日在学生和家长群中引起了广泛的讨论,支持者认为,学生就应该有强健的身体,加强体育锻炼,可以避免“小胖墩”“小豆芽”大量出现,利国利民,值得全国推行;而不支持的家长认为,有的孩子天生体质弱,提高体育分值会加重其负担。还有人觉得体育分如果占比太大,有可能造成舞弊现象等。

可见,闪送的存在,解决了配送行业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,为这个行业注入了正能量。

在巨头支持的“富二代”平台的步步挤压下,闪送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是非常了不起的!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冯秋瑜

一封紫色的录取通知书送到了王师傅的手中,他的儿子今年考上了南开大学。

张一民说,“体育成绩进中考”实际上也已经执行多年,其根本目的与《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》制订的初衷是一致的:“鼓励和推动人民群众,特别是青少年、儿童积极参加体育锻炼,以增强体质,提高运动技术水平,培养道德品质,更好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保卫祖国服务。”但具体到各省,考试的项目和分值都有差别。比如北京的中考体育成绩是40分,广州目前是60分,云南是100分。基本的考核形式是“一次性考核+过程性考核”,而各地这两部分的分值配比略有差异。

这是非常不容易的,很多即时配送平台都处在亏损之中,像达达近三年就累计亏损了50亿。

正如李开复所言,在一个最大的挑战、最艰难的环境里面,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孕育伟大的公司。

闪送成立于2014年,是即时配送领域的早期玩家。那时,巨头们正关注O2O,决心抢占外卖市场。

它之所以能成功,是因为它采取了差异化的竞争优势,愿意做巨头不愿做的业务,并重新定义规则,而且闪送也一直在坚持创新,希望改变即时配送领域的一些乱象。

张一民介绍,2014年教育部将《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》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修订,根据当时学生体质的现状,围绕测试的方法要求、评分进行了调整;其后,教育部围绕这一标准又出台了系列指导性意见。

闪送的官网有一则感人的广告片,闪送员为他人跑腿,给一位病房里的老人送花,却发现这名老人在吃饭时,食物从口中不断流出来,快递员便放下了工作,给这位老人喂饭。

闪送就是一家替人排忧解难的即时配送公司。替人拿钥匙,替人排队,替人送花,替人送准考证……闪送每天都在为用户提供各种各样的跑腿服务。

闪送这样的公司挺像“3T公司”的。

在知乎上,有人做过几份配送工作,对比发现闪送是一单一单送,每单给的时间非常充裕,导航路线也是严格遵守交通秩序,不会规划逆行路线。他感觉自己在给闪送打广告。

在刚过去不久的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上,御风集团董事长冯仑通过观察海南企业发现,那些爹很牛的人,企业最后往往都不咋地。因为他们获取资源太容易,不会想着创新。等爹没了,企业也就没了。

而且,闪送也深受资本青睐,完成了D轮融资,这些融资助力了闪送的成长,闪送即将上市。

这些巨头支持的“富二代”产品自带流量,而且兼具技术、资金、人员优势,他们上来不久就占领了即时配送市场,留给早期草根选手的机会不多了。

当然,在互联网领域,拼爹的企业在资金和技术等资源获取上会有很大的优势,但草根选手如果能坚持创新,不断开辟新局面也能有生存机会。

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会看到一些外卖员为了追求速度不遵守交规,但闪送却利用技术赋能,通过定位配送员的位置,督促配送员坚守交规,如果没有遵守,则发出警告。

他是一名闪送员,在闪送平台从事跑腿工作。今年8月份,闪送推出了助学计划,为优秀闪送员子女提供3000元助学金。王师傅也为儿子申请了这笔助学金。

对此,张一民教授表示:“该《意见》在‘推进学校体育评价改革’中提到‘建立日常参与、体质监测和专项运动技能测试相结合的考查机制,将达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要求作为教育教学考核的重要内容。’实际上,‘加强学校体育改革,促进青少年健康’,国家有关部门其实早就提了,并不是这一次让大家感觉到‘突然加量’。”

据闪送副总裁杜尚骉介绍,闪送目前日平均订单量60万,平均每单价值30元,正处于收支平衡、甚至小幅盈利的状态。

被巨头挤到墙角时,跳到墙上去,才能开辟新天地

“体育不是一蹴而就的,中考的分数可能会逐步提高,但不会特别突然。”以广州为例,明年开始广州中考体育分值将由60分提高到70分,2021年至2022年,一次性现场考核内容包括“一类项目”中长跑、100米游泳2选1,“二类项目”跳类、投掷类和球类的八个项目里任选2项。“我最近刚在广州考察,广州的体育中考做得很好,以游泳为例,考试不仅考速度,还要考察基本技术的掌握。实际上,如果你掌握一项运动技能,你的生活会过得很快乐。” 张一民教授今年56岁,仍然在坚持打网球,“强身健体,乐此不疲。”

其三,对手下沉,我高端。其实,闪送并不是国内唯一一家做一对一急送服务的平台,UU跑腿也在做,但UU跑腿采取了一种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,发力下沉市场。

体育教师:要从“被迫锻炼”变成“我爱锻炼”

其四,用善良递送,三观正。在快递大打速度快的理性牌时,闪送则打起来感性牌。闪送的口号是用善良递送。传递人与人之间的善意,就是闪送存在的意义。

“国家强调‘健康第一’‘德智体美劳’五育并举,培养综合能力,这些体测项目都是最基础的体育要求,只要不属于免考人群,从小努力就能够到达标线。”张一民说:“跑、跳、引体向上等项目,不仅是为了增强青少年体质、确保健康,对于每个人来说,这些都是求生的基本能力,和日常生活关系特别大。比如,遇到危险的时候,是不是跑得快的人最能脱离危险?如果遇到意外,引体向上能力强的可以自救、摆脱危险,甚至可以救助他人。”

其二,巨头拼单,我拒绝。但后来,巨头们也做起了C端生意,凭借自己的品牌优势,迅速占领市场。

那么,这家听上去有些名不见经传的配送平台是怎样突破巨头的包围圈,从白手起家的草根选手一步步逆袭,实现“翻身农奴把歌唱”的呢?

这种创意公司在当地还是头一家,一时间招揽了很多客人。最后这家公司关门大吉的时候,公司门口还排着长龙般的队伍,这些人都等着公司排忧解难。

2015年后,巨头们相继入局即时配送这片新蓝海,蜂鸟即配、点我达、顺丰同城、美团跑腿纷纷上线。

“体育中考分不会突然提高”

就在这则新闻登上热搜榜的前一天,即8月27日,闪送副总裁杜尚骉在接受采访时透露,闪送可能会在不久之后上市。

他立刻与一旁的朋友分享了这一喜讯,他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在街上欢呼起来。

上世纪80年代,上映了一部由葛优、张国立、梁天主演的老电影——《顽主》,影片中,三人在北京开了一家“3T公司”,主营业务是替人排忧、替人解难、替人受过。

建议家长也加入到运动中

有师傅也在B站说,闪送没有超时惩罚,而且一单的收益可抵别家的两单。

在体育中考方面,云南省的步子走得最快。2019年12月,云南省教育厅发文宣布,从2020年入学的七年级新生开始,把中考体育的分值从过去的50分升为100分,将体育推上了语数英之外的“主科”第四把交椅。

近年来,王嘉纬在多所学校调研时发现,校园中的运动场馆和训练器材几乎都被男生占用,女生没有地方锻炼。“所以说学校的重视也同样重要,培正小学就做得很好,2017年开始组建校女足,并且在班级足球赛中规定必须有女同学参加,通过各种手段让孩子们在团体中收获自信,培养协助精神。”

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》和《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》提出,要“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、方式和计分办法,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分值”,此外,美育进中考的试点范围也将逐渐扩大。这是否意味着体育中考的分值也将逐步与主科看齐?学生与家长又应该如何应对?10月27日,教育部《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》修订牵头人,北京体育大学运动与体质健康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、博士生导师张一民教授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,为家长进行权威解读。

这是闪送对用户的善意,闪送成立之初,没有广告宣传,是靠自己优质的服务让用户口口相传,一步步建立自己的品牌的。

这家主打一对一急送,拒绝拼单的配送平台在去年8月28日宣布,自己已完成6000万美元的D1轮融资。

那增加的体育、艺术分数是否会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负担?张一民介绍,不同于语数英的选拔性评分,体育分数有区间划分,分数在某个区间内就是达标的,在没有特殊情况下想要完全不达标也是很难的。简单来说,不是你跑得越快,分数越高,而是只要跑进某个指标内,大家都是一样的分值。“体育是水平性测试,不是选拔性考试,这个定位在相当长时期内都不会轻易调整。”

体育成“主科”?家长群掀起讨论热潮

“体育考试永远是开卷的。任何一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身体健康,只要多锻炼,一定是有效果的,体育也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张一民建议,家长自己可以先加入到运动当中,每天抽半个小时带着孩子出去散步、锻炼、跳绳,孩子晚上的睡眠就会很好,睡个踏实觉。“加强户外活动可以预防近视,或防止孩子的视力再恶化。对于体质弱的孩子,练一练强壮一点,孩子也会更加活泼、开朗。” 张一民说。

据了解,针对中考体育考试,广州市教育局已发布改革办法,对以后的考试项目和标准作了调整:2021年开始,中考体育考试由统一考试和体育素质综合评价两个部分组成,总分从今年的60分提升为70分,其中统一考试50分,体育素质综合评价20分,计入考生学业考试总成绩;2023年开始,普通考生须参加三类项目的考试,二类项目调整为立定跳远、三级蛙跳、一分钟跳绳、投掷实心球、推铅球,三类项目为球类。

但闪送并没有与同样是草根选手的UU跑腿硬碰硬,而是进一步发力高端市场,闪送主要布局在一二线城市。2017年,闪送与北京SKP合作,两者在高端消费人群的购物体验领域开展合作。这个北京SKP就是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禁止外卖员入内的那家商场。

于是,2018年,闪送重构了品牌战略定位,那就是一对一急送、拒绝拼单,这一定位沿用至今。

闪送由此成为一对一急送服务标准的制定者。而且这一服务对于巨头来说是可有可无的,甚至不想去做的,毕竟他们有流量优势,通过拼单也可以获得很多收益,但这却给了闪送机会。

广州东山培正小学是广州市较早拥有校园女足球队的学校之一,培正小学女子足球队教练王嘉纬已经在这一项目上深耕了三年多。针对强化体育考核,他认为,“这应该是社会、学校和家长共同的目标,运动可以让同学们远离‘低头族’‘电脑族’,通过体育锻炼,孩子们不但能增强体质,更能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。孩子们锻炼不应是受了考试的强迫,而应该变成‘我爱锻炼,我要去。’”

但这些巨头们一般采用拼单的方式,一个配送员会同时为好几个用户服务,这样的好处是节约成本,依靠规模获得利润,但由于不是一对一送达,会耗费时间,无法满足一些顾客的紧急需求。

专家解读:体测项目“关键时能救命”

其一,巨头B端,我C端。与闪送同一年创立的达达,后来和京东到家合并,它主要面向是商家用户(B端),达达的合作伙伴一般都是超市。而闪送聚焦C端,专门为个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。

10月23日,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目前体育已经纳入中考,美育进中考已经在8个省份进行了试点。可以明确,体育中考将逐年增加分值,美育进中考的试点范围也将逐渐扩大。“到2022年的目标,是要开足开齐开好体育美育课程。”

闪送就这样被巨头们推挤到了墙角,但闪送不安于在墙角“喝汤”,而是选择跳到墙上去,重新开辟阵地,重新定义规则。